好运快3是什么型号
te
覽潮網> 熱點> 告別周鴻祎,魯大師將去向何方?

告別周鴻祎,魯大師將去向何方?

魯大師真的獨立于360嗎?  

很不容易,魯大師終于成功上市了。  

之所以說是“很不容易”,是因為魯大師的上市之路走得并不順暢

早在2018年9月,魯大師就曾向港交所正式遞交過上市申請,但上市計劃在六個月后便無疾而終。  

2019年3月,魯大師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擬于香港主板上市,但依然無功而返。  

事實上,港交所對于魯大師能否獨立上市的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在于,魯大師的業務是否真的具有獨立性。  

根據魯大師提供的招股書信息顯示, 360集團是魯大師第一大股東,股權占比達41.37%; 現任魯大師CEO田野為第二大股東,占比27.67%; 嵩恒網絡占比為23.64%,是魯大師的第三大股東。    

從營收構成上來看,魯大師的業務主要包括線上廣告服務、線上游戲業務和電子設備銷售業務( 二手手機銷售、智能配件銷售及數碼維修業務 )三大部分,其中在線廣告服務是魯大師的主營業務。  

靠在線廣告服務創收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然而問題在于,魯大師大部分的廣告收入一直來源于股東360集團和嵩恒網絡。  

2016年到2018年之間,魯大師的總營收分別為人民幣6981萬元、1.22億元和3.2億元。 凈利潤分別為人民幣3176.1萬元、5626.7萬元和7661.9萬元。  

尤其是在2016年,魯大師的廣告收入占總營收的95.7%,而在這6680萬的廣告收入中,有67.1%是來自于360集團,還有相當一部分則來自于嵩恒網絡。  

到了2017年和2018年,雖然魯大師的廣告收入逐年降低,但仍占到總營收的79.7%和54.5%,分別為人民幣9770萬元和1.74億,而在2017年和2018年的廣告收入中,360集團和嵩恒網絡所貢獻的占比分別為75.1%和29.9%,截至2019年4月末,占比繼續降至25.3%,這也就意味著,魯大師正試圖改善依靠股東輸血才能存活的現狀。  

主營業務收入嚴重依賴兩大股東與業務單一,被認為是魯大師兩次上市申請均未能獲得通過的重要原因。  

結果當然在意料之中,實際上,魯大師在很早之前就意識到了這一問題,并且有意通過開辟新業務以降低對股東的依賴。  

2014年,魯大師就開始小規模的運行二手手機回收業務,2015年1月,又通過銷售智能配件試水其他電子設備銷售業務,到了2018年,電子設備銷售業務收入進入了迅猛發展階段,該業務也因為被視為是魯大師新的盈利增長點。  

將電子設備銷售業務當做新的盈利增長點并不是毫無緣由。  

根據招股書顯示,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這三年間,魯大師的電子設備銷售收入分別為人民幣40.8萬元、231.7萬元和1.02億元,占總營收的比重由最初0.6%躥升至32.1%,僅二手手機銷售這一板塊,2018年的銷售收入就已超過8000萬元,同比增長約60倍。  

不過,全力發展電子設備銷售業務也有很大的弊端。  

根據招股書顯示,同樣是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魯大師的毛利潤分別為人民幣6039.1萬元、1.02億元和1.60億元,毛利率分別為86.5%、83.6%、49.8%。  

即便是電子設備銷售業務的毛利率在逐年降低,有陷入到增收不增利怪圈當中的跡象,魯大師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走下去。  

顯而易見的是,魯大師鐵了心要上市,作為360集團旗下的子公司,魯大師如果能夠獨立上市,一方面可以突破現有的瓶頸限制,獲得來更多的發展空間,另一方面還可以借助資本市場的力量,便于順利地從軟件企業徹底轉變成硬件廠商。  

2019年9月,也就是時隔首次申請上市一年后,魯大師第三次遞交了上市申請,并期望以獨立公司的身份登陸資本市場。    

這一次,鍥而不舍的魯大師總算是圓了夢。  

10月10日上午,魯大師正式在港交所敲鐘上市,發行6000萬股,發售價為每股2.7港元,股市也被魯大師這種不折不撓的精神所折服,上市當日,魯大師股價暴漲218.52%,最終以8.6港元的報收價收盤,市值突破了22億港元。  

三次沖擊資本市場,魯大師終于風光上市,但是,上市后的魯大師真的能獨立于360集團之外嗎?    

電子設備銷售業務可能救不了魯大師  

早在2015年,周鴻祎就曾表示,360集團內部要給更多的團隊松綁,如果團隊能力不錯,就在內部孵化,將其拆分出去,獨立往前沖。  

雖然魯大師也在招股書中強調,公司自2014年從360體系中分拆獨立后,360集團方面便不再參與魯大師的經營和管理。  

表面上魯大師已獨立于360集團之外,但實際上,魯大師仍然離不開360集團的庇佑,因為就目前看來,被魯大師委以重任的電子設備銷售業務可能救不了魯大師。  

從2016年到2018年,魯大師通過布局線上電商平臺和線下批發,使得電子設備銷售呈現出逐年遞增的趨勢,占總營收的比重由0.6%躥升至32.1%,占比增加顯著。  

魯大師方面也在招股書中表示,已有將電子設備銷售作為主營業務的計劃。

這也就意味著,魯大師很快就會走上從軟件供應商向硬件供應商轉型的道路。  

然而除了電子設備銷售業務的毛利率在不斷下降,還有兩個不得不正視的問題。  

首先是電子設備銷售及其細分領域已成紅海之勢。  

2017年,魯大師通過成立“小魯優選”二手電商平臺正式切入二手手機市場,并建立了以二手手機銷售為主,智能設備為輔的電子設備銷售業務,這項業務雖然為魯大師的營收帶來了新的增長,但以魯大師目前現有的體量來看,想要通過發力電商平臺分一杯羹,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國內二手手機的交易量從2014年的840萬臺增至2018年的3620萬臺,復合年增長率為44 .0%。

預計到2023年交易量將進一步增至1.084億臺,復合年增長率為22.3%。    

二手手機市場雖然規模超過千億,但入局者眾多,這塊肥肉也沒有那么容易吃進嘴里。  

在3C數碼電商領域,仍以京東、淘寶最具優勢;

在手機回收、維修領域有愛回收、回收寶等企業;

在布局二手優品領域有小愛優品、可樂優品; C2C二手交易市場有轉轉優品和閑魚。  

其中,閑魚不僅成立了閑魚小站,還與回收寶進行合作成立了閑魚優品,完成二手手機的閉環交易。  

二手手機市場強敵環伺,這也就意味著,魯大師和小魯優選將直面以上所有電商平臺的直接或間接競爭,而所有電商平臺的競爭,最后都會衍變成誰燒錢多和誰資源廣的角力。  

縱使魯大師背靠360集團,但相比之下,魯大師并不占太多優勢。  

次,就是電子設備的銷售成本居高不下。  

電子設備銷售業務的快速增長的代價是魯大師為此付出了高昂的成本。  

根據招股書中的信息顯示,魯大師在2019年上半年的服務及銷售成本為9298萬,占總銷售及服務成本的八成,相比之下,2017上半年只有810萬,2017全年也僅僅才2012萬。  

成本占比過高,意味著魯大師需要有更多的盈利來平衡掉成本支出,盡管魯大師也明確表示將繼續提高電子設備銷售的收入,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魯大師在這二手手機市場所占的市場份額還很少,電子設備銷售業務是否能形成穩定的盈利,就目前而言,仍是一件無法確定的事情。  

綜上來看,電子設備銷售業務很可能救不了魯大師,而且在此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大部分營收還是要依靠股東360集團和嵩恒網絡。  

工具型產品著實錢途堪憂  

魯大師從面世那天起,就被定位為一款優化系統的工具型產品。

工具屬性的定位讓魯大師在PC時代收獲了大批忠實的用戶,同時也讓魯大師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被縛住了手腳。

 

根據招股書中的信息顯示,PC版魯大師在2016年至2018年的月活用戶數分別為4010萬人、5540萬人及5930萬人,2019年前4個月的平均月活用戶數及4月份的月活用戶數分別為6560萬人、6880萬人,用戶增長基本已觸及天花板。  

相比之下,移動版魯大師的月活用戶數則一直處于下滑狀態。  

從2016年到2019年前4個月的平均月活用戶數及4月份的月活用戶數分別為720萬人、590萬人、390萬人、340萬人、320萬人。  

即便是擁有龐大的用戶群體,但魯大師依舊面臨著錢途堪憂的尷尬局面,實際上,工具型產品錢途堪憂并非個案,比如美圖秀秀、墨跡天氣和迅雷等,都面臨著難以上市或上市后股價暴跌的情況。  

尤其是墨跡天氣,其遭遇和魯大師極為類似。  

墨跡科技成立于2010年,主打產品為工具型應用墨跡天氣。

根據之前墨跡天氣招股書中的信息顯示,截止招股書簽署日2018年1月,墨跡天氣已覆蓋中國5000多個城市和地區,上線7年時間里,擁有5.56億的累計裝機量。  

擁有5.56億的累計裝機量,也就意味著有近一半的中國人都在使用墨跡天氣,然而無奈的是,盡管坐擁龐大的用戶群體,墨跡天氣依舊難以變現。  

和魯大師一樣,墨跡天氣的主營業務就是廣告收入,而且是高度依賴廣告收入。  

根據招股書中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到2017年的9月30日,廣告收入分別占墨跡天氣總營收的94.84%、98.12%、98.99%和98.86%。  

然而墨跡天氣并不甘心只靠賣賣廣告賺錢,并且試圖扭轉收入結構過于單一的局面。  

2014年,墨跡天氣發布了幾款名為“空氣果”的空氣質量檢測智能硬件,同時還引入了大數據和人工智能,但意料之中的是,效果并不理想,空氣果每年的銷量甚至不足4000臺。  

2016年,墨跡科技向證監會遞交了創業板招股書,墨跡科技之所以有底氣,首先是因為墨跡天氣的營收能力并不弱。  

根據招股書中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至2016年,墨跡天氣的總營收分別為人民幣4473萬元、1.27億元和2.10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92.9萬元、2499萬元和2053萬元,2017年前9個月的營收為2.23億元,凈利潤為4729萬元。  

苦等三年之后,2019年10月11日,墨跡科技的上市申請最終被否。  

證監會發審委列出了墨跡天氣的四大問題:

業務合規性不足,涉嫌違法收集個人信息,廣告收入的真實性和持續成長性存疑,收入依賴關聯股東

其實不難看出,盈利方式單一、用戶黏性差、長期盈利性差且很難持續,是所有工具型應用的通病。  

相比之下,魯大師確實要比墨跡天氣幸運得多。

得益于360集團的扶持,魯大師在短時間內滿足了所有企業上市的必要條件。

不過好在魯大師并不是扶不起來的阿斗,而且在面對轉型這件事上顯得尤為積極。

2017年,在獲得1.125億元的A輪融資后,除了擴張電子硬件、游戲業務外,魯大師還計劃進軍金融及娛樂領域。

魯大師清楚得很,即便是成功上市,未來也依舊存在著諸多的不確定性。

如何擺脫對360集團的高度依賴,以及如何擴大業務變現,尋找穩定的盈利增長點,是目前魯大師最需要直面的挑戰。  

否則,還是逃脫不了曇花一現的命運。

來源:子彈財經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好运快3是什么型号 亿客隆彩票官网 极速十一选五 山西十一选五 让分胜负 重庆快乐10分 体球篮球 内蒙古快三 14场足球直播 电竞比分网 7星彩 亿客隆彩票官网 p3开机号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 足球指数澳盘 黑龙江22选5 31选7